• <input id="iooia"><s id="iooia"></s></input>
  • 火宫殿神话——谭飞这二十年

    时间:2016-12-06

       ——范命辉(2016.11.16)

    引子

    火宫殿,古牌楼。火神庙,庙会。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

    十月,一抹金色的阳光,暖暖的打在火宫殿的古牌楼下从坡子街涌入火宫殿的人流中。

    这人流,从明万历年间一直穿流到今天,他们来追寻火神守护的时光里的湖湘味道。

    这里是湖湘美食胜地,近五百年来,香火旺盛,薪火相传。琳琅满目、有口皆碑的湘菜小吃留下了火宫殿曾经的神话:“进门火宫殿,出门钱圆工。”——火宫殿的美食太诱人,进门火宫殿钱包还是鼓鼓的,走出火宫殿口袋里的钱就给吃完了。

     

    故事:20015月,坡子街火宫殿总店经营遇困,月销售只有17万元,入不敷出。接手经营总店才几个月的谭飞,毅然决定将总店迎客的大门关上了,停止营业。谭飞说:我这辈子感觉最难堪的事件之一,就发生在关门前。在走道上听到两个顾客的交谈:“切!这个火宫殿,这个样子!”

    一个企业的命运,总是由相遇的人物决定。

    19968月,30岁的谭飞到火宫殿担任副总经理。200011月兼任坡子街火宫殿总店经理。

    谭飞把店子关了,不是放弃经营,而是要从头再来。

    经过几个月关门冷静思考的谭飞作为总店经理,给重新开张的总店做出了一个全新的经营定位:“湘人的神龛,故乡的厨房。”这个定位是他到火宫殿5年来的一个周密思考,当然是为火宫殿历史与发展量身定做。果敢、直率的谭飞说,要复活火宫殿,必须坚持顾客立场,品质、传统、实惠、好吃、好玩。

    为了经营定位的落地,谭飞慢慢地打出了“五张牌”:顾客立场、火神庙会、戏曲江湖、小吃王国、湘菜首府,再造一个老长沙味道的全新火宫殿。

    烧菜讲究一个火候,靠火功出鲜。有着邵阳人典型性格的谭飞虽然有“大碗喝酒”的豪爽,但是也不缺“小心求证”的细致,在他看来,做企业也一样。当时的经营环境还不足以支撑快速转换,只能慢慢来,虽困难重重,但必须坚持做。

    确定顾客立场后,他首先打出两张牌:兴火神庙会,造戏曲江湖。借力火神凤凰涅磐。

    一场与火神对话的老长沙味道的火宫殿盛宴由此慢慢摆开。

     

    故事:谭飞要把东栋老茶楼拆了搞个戏台!店里上上下下炸开了锅。老城寸土寸金的地方,正嫌营业面积不够呢,一致劝他不要搞那些有的没的。

     

    2003年春节。近几十年来火宫殿第一场庙会,隆回花瑶民俗庙会在火宫殿庙会广场隆重开幕。

    这支来自谭飞家乡的花瑶民俗文化表演队向火神和前来拜祭火神的人们来了一场别开生面、别有情趣的表演。

    花瑶,一个对服装色彩非常讲究的民族,她们身着红黄白织出的艳丽衣裳舞蹈,带给人们的是神秘、火辣与热情。以赋有花瑶民俗风情的舞蹈方式进行。会同来自坊间的糖画、画塑、古玩、糖葫芦、棕编,一起成为火神庙会的丰富多彩。从此,赶一场火神庙会成为了人们另一种休闲方式。

    后来,火神庙会繁华带来的人流拥挤促使谭飞力排众议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拆除东栋老茶楼,恢复火宫殿古戏台。每天晚上火宫殿古戏台上有一场草台班子湖南花鼓戏。

    在花鼓戏推出之初的那些日子,观看花鼓戏的观众真的只有火神和零散几个过客,加上附近工地上的民工师傅。但花鼓戏的演出是要付费的,很多人对谭飞说,坪里根本没有几个人看,又浪费企业的钱,还不如把它停了。他耐心地向同事们解释:“文化一定要坚守,我们要复兴火宫殿,更需要文化的自觉。”“只有舍得,才会有得。”

    经过四年精心植入的火宫殿独特的文化定位:湘人的神龛,故乡的厨房,终于被外界关注与认可。

    《长沙晚报》任波老师以《在火宫殿韵味长沙》为题,在《长沙晚报》发了一个整版。画面直指一位“少小离家老大回的双鬓斑白老人”的自语:“火宫殿,是供在游子心中故乡的神龛,这里有让人不忍释怀的故乡厨房的味道。”

    “是的,火庙的味道,呷的是故事。”谭飞坚定着自己的愿景战略落地:“火宫殿不能仅仅是游子老大的乡愁,我们要把花季的儿童培养成为火宫殿未来的粉丝食客,让一代又一代长沙长大的游子的乡愁也在火宫殿。”

    就是这样坚守,火宫殿的庙会广场上,游子老大多了,少小儿童来了,密密麻麻地挤着,或挤在人缝里,或坐在父亲、爷爷的肩膀上,观看着花鼓戏《张先生讨学钱》、京剧《闹天空》……成为火宫殿庙会的一道风景。从坪大人稀到坪小人挤,一个戏曲江湖浑然天成。这一切,都源于时间的守候与文化的自觉。

    庙会的时候,谭飞喜欢静静地站在小吃王国假山边观看表演。这是他二十年来最喜欢站的地方。在这里,能看到客流及生意状况,能估测刚刚离席的客人们的满意度,能消化自己内心的苦、分享大家的乐,在永不畏难的坚守中,将孤独与温暖、艰难与顺畅在这里转化。

    戏台上那些来自湘西土家族、苗族、瑶族、白族、高山族、维吾尔族等“非遗”节目表演依次登场,把庙会推向了一个又一个高潮,引得人流如织,而那些来自民间艺人的糖画、画塑、棉花糖、棕编,更是博得了小朋友的好奇、围观、抢买。这样的庙会场景,一演,就是13年多。

    每年的古历623日是火神的生日。火宫殿要举行盛大的祈福法会,祭祀礼仪隆重,诵经祈祷百姓平安健康幸福。

    元旦、春节、端午节、中秋节,都有专场庙会。每一次节日庙会的上演,火宫殿就成为最热闹、最有湖南民俗味道的城市中心。

    这些年来,从半年一场到传统年节庙会,再到一月一场,从一月一场到周末庙会,从周末庙会到每天一场花鼓戏,从邵阳隆回花瑶民俗文化表演到来自怀化的靖州文化庙会,从湘西的鼓到古老的编钟、大铙、常德的丝弦奏出的音乐,从长沙皮影戏到京剧专场,从滩头年画到女书展示,到古老的傩戏专场,火宫殿一曲熏风古戏台已经成为全省精品文化艺术展示的中心。逢年过节度周末,火宫殿带给你的不仅是湘风小吃湘菜的口福,而且还带来一场接一场的湘俗民风民间文化艺术大餐。

    这是一场源自远古的与火神对话的延续,日复一日,独白着湘俗的文明。

    他们,不仅与火神对话,而且在用湖南民俗元素与世界对话。

     

     

    故事:谭飞在浏阳大围山、在南岳衡山、在韶山的行政助理和技术骨干会上碎碎念:火宫殿是百年老店,几百年老店不能在我们这一代、不能在我们手里垮了。

     

    “人们大抵已经知道,一切文物都是历来的无名氏所逐渐的造成。建筑、烹饪、渔猎、耕种,无不如此;医药也如此。”鲁迅在《南腔北调集·经验》中这样说到文物的形成。

    一点不假,火宫殿就是一代又一代无名氏建造的文物。

    红墙,绿瓦,古牌楼;火鼎、香炉,火神庙;小吃,湘菜,火宫殿。这里已经成为地球村里一个醒目的地方。虽然小得在地图上找不到,但地球上的白人,黑人、棕色人种、黄种人都慕名而来。

    传说楚人的祖先祝融氏是掌握火种的人,是火神。早在明万历五年,这里就建起了火神庙。以唱戏祭祀为形式出现了庙会。

    庙会的兴盛,引来无数无名的摊担聚集在火宫殿,庙食五花八门,卖庙食谋生的创制者也就由无名变得有名了,他们成了城市的饮食文化元素符号,一并构成了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文化底蕴。清咸丰三年,咸丰皇帝为火神庙御书“德威烜赫”题额。官祭也伴随着出现,为火宫殿的繁华增添了强劲的可持续动力。

    1938126日的长沙《观察日报》,记者惕厂以“火宫殿吃喝门门有,油炸豆腐最著名”为题报道:“假如来到北京的天桥,天津的三不管,以及上海的城隍庙的时候,一定也会联想起长沙的火宫殿……”“火宫殿的零食品中,油炸豆腐最负盛名。……不必说吃,只要远远闻着那股味儿,就该使你垂涎三尺了,到那里去逛的人,谁不是人手一块呢?”

    那时的火宫殿虽然遭遇了长沙“文夕大火”,但民国31年,又恢复了火神庙,建成了东成、西就、南通、北达四线棚屋48间,经营小吃40间,说书4间,理发2间,买烟酒槟榔各一间,以火神庙为中心的火宫殿再度热闹起来。

    那时的人们,慕名前来火宫殿只有三件事情,火神庙前拜一拜,祈福消灾保平安,挤在古戏台前看戏听评书,钻进四线支棚寻吃:姜二爹的臭豆腐、胡桂英的龙脂猪血、罗三的米粉、姜氏女的姊妹团子、邓春香的红烧猪脚、周福生的荷兰粉、张桂生的煮馓子、李子泉的神仙钵饭、陈庆祥的卤味……走过一摊又一摊,流连忘返。有位自称“洞庭归客”的台胞后来游火宫殿时,追忆起当年和田汉一起在火宫殿品小吃的情景时,情不自禁题词:“油炸豆腐臭中香,有客追忆在台湾。青年田汉回湘日,姐妹团子当早餐。”

    难怪开国领袖毛泽东建国后回湘考察火宫殿说“火宫殿的臭豆腐还是好吃……”  “闻起来臭,吃起来香。”前国家总理朱镕基也说“我想起火宫殿的小吃就垂涎欲滴……”

    这些,正是今天的小吃王国的灵魂所在。

    谭飞首先从复活这些无名氏的匠心精神上突破,复活火宫殿的小吃老味道,并鼓励大家推出新的无名氏特色新品小吃。这是谭飞打出的第四张牌:打造小吃王国。

    火宫殿的传统食单里本没有糖油粑粑,只是长沙街头巷尾的摊担小吃,没有登过大雅之堂。谭飞经理发现了它的价值,火宫殿一定要有。小吃部开发了这个湖南人爱吃的传统老产品。

    为了做出火宫殿的特色,他们进行了改良,反复的实验,找到了质量标准。

    传统的糖油粑粑是糖油炸,炸得外焦里嫩出锅,但费时,而且出品量上不去。他们改为糖油煮,但遭到了一些行业大师们的批评,说哪里能这样做糖油粑粑,没有传统特色。但谭飞坚决支持了这一适合火宫殿的新工艺。可谁也没有料到,不到三年时间,它的销量成了仅次于臭豆腐的核心产品。只因这个戏称“谭四爹糖油粑粑”是用糖油煮,煮出来外柔里嫩、圆润、油亮、丰韵、嫩滑、性感、卖相好,口感也好,风味独具。有人称之为性感的糖油粑粑。更为重要的是单位时间出品量高。更富戏剧性的是,现在长沙大小酒楼都争相销售火宫殿这种糖油粑粑。

    糖油粑粑的火爆热销,激活了小吃部开发产品的热情。糖饺子、剁椒青菜脑壳皮、葱油粑粑、猪油炒面……一个个原来菜单上没有的产品都被开发出来了。

    时间是最好的工匠。经过一代又一代人匠心传承,打磨出了火宫殿小吃的小巧,小份小盘,小碟小笼,小碗小盅,巧如小家碧玉那恰腰的小袄,精致而丰韵。

    200911月。中南十省餐饮高峰论坛在郑州举行。

    湖南以火宫殿作为代表参会。要求摆一个展台,展示火宫殿饮文化,作一个主题报告。谭飞总经理的主题发言自然精彩,不用多说,重点说说展台。

    谭飞认为,湖湘作为稻作文明的摇篮,在《楚辞》里就有:“……稻粢穱麦,絮黄梁些……粔籹蜜饵,有餦餭些。瑶浆蜜勺,实羽觞些……”应该选些米食参展,拿米食文化去碰撞面食文化,以石磨对擀面杖,展示自身特色。

    摆上展台的糖油粑粑、葱油粑粑、百粒丸、米粉、米发糕、糍粑、姊妹团子,以小取巧,色彩艳丽,精致有型,这些全以米为料的湖南风味小吃让与会代表耳目一新,前来参观的络绎不绝。记者尧育飞在《长沙晚报》发布了火宫殿“米食七小福”震撼中原的消息。

    今天,火宫殿以米为料的米食小吃远不止于这七种,还有糖饺子、米豆腐、春卷、珍珠烧卖、双味太极八宝果饭、神仙钵饭。尤其是酥嫩的小春卷,那种“春到人间一卷之”的气势,特别能体现湘人丰富米食口味的创造力。

    来过火宫殿的人都会深深的记得,那形如瓦块的脑髓卷的甜绵、细软如丝的银丝卷、宛如钩月的蒸饺的透油鲜滋、火宫殿大包松泡嫩鲜、牛肉馓子的爽滑清鲜、猪油炒面的细腻清香……唇齿之间嚼出的是童年的老长沙味道。

    小吃有原初的稻香,有面食的缠绵,有小品凉菜蒸菜炖菜的蛊惑,有说不完的厨房秘密与时间的味道。每天有380多个小品供应,俨然一个王国。

    火宫殿的技师们今天仍然保持了传统,把街巷里头人们认为上不了大雅之堂的小吃做出了“小品宴”,一桌小品上来,就是一席湖湘文化的底子、一场体现三湘民风民俗的盛宴。品一次小品,就是与历史来一次对话。

    小吃食,大文化。

     

    故事:2000年底,当时的长沙市委书记在火宫殿接待外地客人,这次接待,火宫殿餐部的出品非常糟糕,书记很恼火,一脸铁青无语地离开了火宫殿。身在现场、刚接手管理总店才一个月的谭飞更难堪,不仅丢了长沙的面子,而且确实无脸向书记解释。这件事深深地刺痛着谭飞的心:百年老店的匠心传承到哪里去了?

    他想把火宫殿办成长沙人的客厅。

     

    有段时间,火宫殿小吃声名远播,食堂如云,但火宫殿湘菜占的比重较小。不了解火宫殿历史的人,都以为火宫殿是吃小吃的地方,也就是说,小吃的名气大于湘菜。其实,在火宫殿发展历史中,湘菜占有重要一席。早在1930年代,以李子泉饭铺为代表的湘菜占去了火宫殿半边天,人称李子泉为“李半边”。

    火宫殿的湘菜、小吃不平衡市场现象引起了谭飞总经理的警觉。他提出打造“湘菜首府”,谭飞下的定义是:湖南最正宗的湘菜味道。必须涵盖火宫殿的品牌特色、市场时尚潮流的主打产品、厨师自己独有的风格,都要首屈一指。

    火宫殿,是各国政要和社会名流来长沙的美食目的地。

    20074月,谭飞组织湘菜大师厨师长挖掘研究,对来过火宫殿的名流政要的用餐宴席菜单进行梳理,从中整理推出了火宫殿十大名流宴席菜单。更多的客人从中发现,这种由湘菜、小吃组成的独特宴席,才是湖南餐饮市场上唯一的特色,是大家最需要的。

    火宫殿有什么特色?进店的客人一看名流宴席菜单就知道了,从主席宴到将帅宴,从特首宴到宗师宴,从奥运冠军宴到外宾宴,一菜一典故,一单一故事,一席席浓缩着火宫殿的精华与特色,再现了名流用餐的个人饮食爱好,展示了火宫殿湘菜小吃的丰富多彩,表达了火宫殿人对来店的名流的尊重与热情,诉说着手艺人的朴实、精致与品位。

    在全行业一窝蜂搞新派湘菜的时候,谭飞经理格外冷静:火宫殿当然要创新,但更需要传统。他说:“手艺的价值在当前的餐饮业还远远没有得到体现,但终究有一天会的,我们愿意承担起这份坚守。”

    于是,在2011年火宫殿坡子街总店年度工作计划中,谭飞总经理把“30道传统湘菜原汁原味传承定型计划”列入其中。

    2011627日开始,请来湘菜大师许菊云、聂厚忠、王墨泉分别教10个菜,依次给火宫殿厨师传授了30道传统湘菜。通过三位大师手把手的教,激发了全店厨师“传承湘菜,我的责任”热情,一时间,尊重传统、超越传统蔚然成风。

    经过三个月的强化训练,祖庵裙边、酸辣海参、酸辣荔枝鱿鱼卷、发丝百叶、东安仔鸡、大烩墨鱼片、奶汤生蹄筋、五彩海参羹、玫瑰藕丸、干煎脆皮果饭、红烧水鱼裙爪、黄焖鳝鱼、豆辣鳜鱼等30道传统湘菜基本得到了原味传承,以味型准、质量稳定的形象展现在顾客的餐桌上。

    谭飞主张把三湘四水的地方美食引入火宫殿。比方邵阳的猪血丸子。这种用豆腐、肥肉丁揉合起来的球团在低温环境下的冷烟慢熏中变得硬中带软,柴火一蒸,软嫩弹牙,特别是在辣椒的刺激下,辣香出鲜,与单纯的腊肉比起来,那种嫩嫩的腊味之鲜独一无二,无与伦比。

    谭飞吃着猪血丸子长大,对烹制猪血丸子独有一套。他在火宫殿创新推出了“猪血丸子蒸腊肉”,这个从隆回走出来的特产猪血丸子最早在火宫殿与腊肉热恋,谁都没想到,她们的结合成为了与传统湘菜名菜“腊味合蒸”的竞争对手,一直热销。

    一片五花三层的腊肉一片猪血丸子夹着蒸,猪血丸子吸着腊肉蒸出来的油,更加油润嫩软,腊香浓烈,而腊肉中油脂析出后不油腻,口感更好,出新的搭配,原汁原味,浓浓的湖南隆回味道。

    这些年来,在湘菜首府里能听到的是传统与创新的碰撞声音,飘出来的是老味道与新滋味的鲜香。

    火宫殿“最湖南的正宗”在市场上的湘菜形象得到前所未有的提升。

     

     

    故事:“日市不足夜市补”这曾是谭飞经理当年接手难以为继的火宫殿总店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在面向坡子街的那栋七层楼高的综合楼一楼车库摆夜摊。六张桌子,一个炉子,一个案板台,案板上摆满了卤牛肉、猪尾巴、活鳝、米虾、小龙虾、白条三黄鸡、苦瓜、黄瓜、生菜等生鲜卤味时蔬,希望露天的小炒能招来恋摊宵夜的客人。一年多的坚守,收效不大,微薄的收入弥补不了日市的不足。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20065月邻居万达开张。万达想把人气炒起来,万达长沙的老总找到谭飞,说把万达东广场免费给你做火宫殿夜宵如何?万达东广场东邻步行街,北连解放路,人流如潮,自然比自己地盘上的一楼敞口车库好。谭飞答应了。

    每天下午五点半,火宫殿的小伙伴们冒着酷暑陆陆续续开始把桌椅板凳炉灶往万达东广场上搬,小炒小吃小笼,火宫殿店里有的品种都上,开张首日一炮打响,卖了一万多元。虽然每天晚上夜市结束,要把营业的用具搬回店,还要清洗地面,劳动强度很大,但火宫殿的小伙伴们依然毫无怨言,坚持,坚持,再坚持,一月下来,销售收入达到了70万元,相当于开了一个店。大家第一次尝到了“日市不足夜市补”的甜头。

    20075月。拆掉东栋后的火宫殿古戏台建成,庙会广场更大了,到了晚上空荡荡的。谭飞又把它当作一次机遇到来:火宫殿要开设长期夜宵市场,先在坪里炒热,再把客人引到西栋一楼食街里去。

    就这样,又一次搬来搬去的夜宵摊又在火神庙前的大坪里摆起来了。

    那一年恰逢欧洲杯足球赛贯穿整个夏天。于是,到火宫殿吃露天夜宵看欧洲杯的营销创意成就了火宫殿夜市的新生机遇,从当年的每晚收入6000多元,到今天的每晚收入68万元的常态化,当长沙大部分传统夜宵相继退出市场时,火宫殿的小伙伴们又搬出了一个店。

    三摆夜宵摊,跨度七年,一次失败两次成功,带来的是产业裂变,摆出了又一个支撑火宫殿发展的夜宵产业,从无到有,每年夜宵增收突破2000多万元,这在长沙没有第二家。

     

    故事:有年春节,一位七十岁老人推着九十多岁父亲到火宫殿大门口,轮椅推不上来,谭飞连忙伸手帮助老人把轮椅推上来。带到餐厅座位上坐好用餐。谭飞非常清楚地记得,他站在大门口帮着推了好几对这样的客人。“看到年岁已大的老人家还想来火宫殿尝尝老味道,我感到有成就感。”谭飞说。

     

    连续很多年的正月初一,中央电视台春节新闻联播会花上一二分钟报道火宫殿春节庙会盛况。全国这么多地方可以报道,为什么偏偏只选取了火宫殿等几家上新闻联播?因为火宫殿是最民俗的地方,火宫殿春节庙会代表了一种文化,一种地域文化,湖湘文化,饮食文化,是留得住的乡愁的地方。在过去,想请本地媒体记者在来宣传宣传,没有关系是很难的,而现在中央电视台的报道是免费的。

    “火宫殿样样有,有饭有菜有甜酒,就只冇得位子。”这是2008年以来,常常听到火宫殿的高官们说的最神气的一句话。

    这些年来,火宫殿最怕的,是怕领导们要定当天的包厢。后来,每到节假日就是大厅也一席难求。五千平米的营业空间里挤满了南来北往的客人,从上午十点一直到晚上八点,都会有人站在桌子旁边等位子。一个黄金周七天下来,757万元。黄金周最高的一天,创下143万元的日营业额记录。一个单店的日营业额从当年0.5万元跃升到143万元,谭飞带领队友们用了15年。一个单店一年销售从十六年前的270万元到突破1.5亿元。火宫殿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行业神话。

    谭飞自称“护火人”。

    一位在火宫殿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员工在部门聚餐时深情地说:“我看多了,为什么一家家好企业都垮啦?老板不守店,不守规矩。而在火宫殿,我们谭飞老总逢年过节都和同事们在一起上班,一起守着这个家。”

    是的,这个家是大家一起守出来的。

    谁都不会忘记,自从谭飞打理总店以来,每年的大年三十晚上十点多开始,他总是和当晚做夜班的同事一起吃个简单的团年饭,一起迎接新年的到来,一起拉开新年第一个夜市营业的大门。第二天,正月初一上午十点多,又到营业的各部门,向战斗在一线的同事们拜年,发个小红包,祝愿同事们在新的一年里工作顺利、家庭幸福、红红火火、万事顺意!

    这些年来,谭飞始终把“湘人的神龛,故乡的厨房”的经营定位一步步植入到火宫殿经营的每一个环节之中,以弘扬火庙文化、饮食文化为己任,从当初打出五张牌到如今已手握三张王牌:火神庙会、小吃王国、湘菜首府。清晰的个性特色,浓浓的老长沙味道。汇成独一无二的“殿中有庙、庙外有戏、戏外有吃”的经营格局,吸引着八方来宾。

    在全国餐饮业进入了行业寒冬的今天,为什么火宫殿总店能逆势上扬?

    虽然火宫殿总店创造了湖南单店持续高增长奇迹,但谭飞也是最忧虑的餐饮店负责人,在他那大大咧咧的外表下,总有一颗为数据里企业隐藏的问题而揪着的心。

    谭飞始终以数据说话分析市场找问题,始终坚持凭业绩激励凝聚人心、抓质量提升经营品味,始终以强烈的危机意识寻找经济增长点,在火神庙会红火后,借鉴上海城隍庙小商品经营模式新建红火街创利;在日市做足后新增夜市增利;在烟酒消费萎缩后新辟果品饮料部赢利;在日夜市相对饱和后,新推出火宫殿湖南特产超市新生利,不断的推新举措拓宽了火宫殿总店发展的赢利空间。在火宫殿600多名小伙伴们的齐心协力下,凭良心做事,用生意兴隆复写着火宫殿的旺盛生命力,一如大门口那个高大古铜火鼎中喷薄而出的火焰:红红火火,天天向上。

    火宫殿人说:“我们要用著名歌唱家韩磊那雄浑洪亮的声音继续为火宫殿飙音:再活五百年。”

     

     

    尾声

    火神,给予了人家温暖、光明、饮食文明。

    火神庙,蕴藏着人们对火神祈福的原始尊崇敬畏的情绪。

    火宫殿,珍藏着人们对风味小吃湘菜的原始依恋情结。

    一曲熏风古戏台,一个与神对话的舞台,收藏着人们对湖南花鼓戏、湘剧的原始乡音记忆。

    如今的火宫殿庙会庙戏庙食演绎的繁华,已经成为湖南的文化地标之一。一如谭飞二十年前写下的“火宫殿之梦”美梦成真:“守着本色,守着万家灯火下的百年口味,火宫殿,粗粗品味,觉得简单,深入下去,楚风湘韵里的风情万种,真的便那么的迷人。”


    国产成人8x视频网站入口免费